首页
论坛
专栏
课程

印度IT 为何这么发达?《全球“猎身”》告诉你答案

Editor 发布于 看雪学院 2019-01-10 18:12

说到印度,你想到的是充满咖喱味的印度英语,还是“我在东北玩泥巴”的飞车神技?亦或是印度阿三享誉世界的IT人才?为何印度会成为IT人才的大国?我想《全球“猎身”》这本书会给你答案。


《全球“猎身”》英文版于2006年由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 2008年获得了美国人类学会颁发的安东尼·里兹奖,也就是城市人类学专著最高奖。




这本书的作者叫项飚,1972出生于温州,本科保送北京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以后,受邀免考牛津大学博士,并于2002年获得牛津大学博士学位。现在是牛津大学人类学院的一位研究员,一位人类学学者,学术背景非常扎实。这本书就是在他博士论文的基础上加工而来的,是作者基于在澳大利亚和印度进行长达两年的实地调查后,观察与思考的结果。



项飚



猎身


书中的“猎身”英文名是Global Body Shopping,直译为“全球身体采购”,即从工资水平低的国家购买劳动力这么一个现象。


印度的IT技术人才成本低,素质高这一点闻名世界,这其中就存在一个高额跨国的剩余价值。简单来说,就是印度培养一个IT劳动力成本并不高,但是这些并不高的劳动力输出到欧美发达国家,那就是非常值钱的。对于发达国家而言,它们对于IT人才求贤若渴,但这些国家没有全面开放签证和移民政策,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咨询公司面目出现的劳力行(Body Shops)就诞生了。




劳力行把新培养出来的IT工人带往国外。大的IT公司一般以项目制的方式进行生产,所以对劳动力的需求具有不规律性,劳力行便充当了中介性的角色:他们在名义上与IT工人建立劳动关系,在有需求的时候把人力派出去,在项目的间歇,便让IT工人坐冷板凳(Benching),或把他们当作免费劳动力使用。



“猎身”为什么会出现?


是谁需要猎身(需求)?

这一业务可以追溯到1997年,那一年,澳大利亚的IT代理公司在印度南部的班加罗尔设立了联络处。随后,为了节省成本,公司撤销了班加罗尔的联络处,转而与生活在澳大利亚本土的印度人合作,有一家中介的经理这么总结:“只有印度人才应付得了印度人”。




而IT从业者可以高度灵活就业的背后是源于这两个事实:


第一,不同渠道的巨额资金注入相关行业,创造了大量的工作岗位。


第二,IT行业标准是由全球性的大公司设定的,比如“微软授权认证系统工程师”“SUN公司授权认证的 Java 程序员”等。这些大公司的权威性甚至超越了学历。正因为全球通用这样的标准,所以IT从业者可以高度跨国流动。




尽管如此,但另一方面并不乐观:正如前面说到的,发达国家的签证和移民政策并不能全面开放,于是专业化中介机构的出现无疑就解决了移民政策和市场需求之间的矛盾。如果需要对劳动力解雇,由中介机构出面即可,这也帮助所在国避免了麻烦。



海德巴拉的IT人是如何生产出来的?

《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讲述了他在印度外包公司中让很多美国人都担心的事情:因为技术的进步,尤其是因为互联网的迅猛发展,过去那些依赖地缘和政治优势发展的规则,正在被一种摧古拉朽的力量所击败。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印度年轻人,正在用饱满的热情,拥抱不到普通美国人1/100标准收入的幸福生活。


海德巴拉是印度安得拉邦的首府和最大的城市,被形容为“印度计算机革命的源头”。在20世纪90年代末,分布在全世界的印度 IT 工人中,有23%来自这里。 IT人在海德巴拉已经成为一个特殊的精英阶层。




1999年,一个新的IT毕业生可以在本地一家大公司拿到1万卢比的月薪,而在非 IT 公司,只有顶级工程师的收入才能与之相比。IT工作意味着高额工资,在海外工作更是如此。所以,印度IT工人数量大幅增长。


IT 劳动力的生产需要长期的、大量的投资。那么,海德巴拉的IT人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呢?


培育 IT 人的环节中,出现了地主成立培训机构、家族筹款、嫁妆资助等多种现象,这也正是印度社会本身阶级、种姓和性别不平等的映照。

这其中非常值得一说的就是印度的嫁妆制度。


在中国有颇高人气的印度明星阿米尔·汗(Aamir Khan)主持一档关注印度“真相”的电视访谈类节目,其中一期的主题就是“巨额的嫁妆”。




在印度本土,一个年收入只有45万到75万卢比(4-7万人民币)的印度中产阶级,却要花150万到200万卢比(15-20万人民币)为自己的孩子办一场婚礼。根据印度很多地方的习俗,如果女方家提供的嫁妆不丰盛或是婚礼举办的不隆重,不光自己家没面子,自己的女儿在婆家也会遭到歧视。女方支付嫁妆的多少,直接决定了女方婚后的家庭地位。




因此,如果一个家庭中能有一个从事IT行业的儿子,那么他就可以为家庭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嫁妆)。在印度文化中,又尤其偏爱年轻的新娘,这痛其他的社会因素一起使得女性很难接受高等教育,而这也会以巨额嫁妆作为补偿,给到一个接受了高等教育的IT新郎所在的男方。这对女性而言无疑是一种恶性循环。




在这样的背景下就形成了“有钱农家女配城里新郎、本土新娘嫁给海外印度侨胞”的婚姻模式。


嫁妆制度就此与IT劳动力发生了复杂而紧密的关系,促进了印度IT行业劳动力的供给。




浸泡在印度基层生活的作者项飚,在全球化中看到了更加剧的“不平等”。


大量失业的IT工人、越来越沉重的嫁妆负担、农民对子女接受IT教育打的种种算盘等等。这些原先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让他不得不承认,这也是全球化的一部分。全球化不仅加强了世界的联系,也重新安排,甚至是重新强化了原有社会的不平等关系。



最后


在调研过程中,很多印度IT人士都对作者表达了一个类似的看法——如果印度的总人口减少一半,而像他们这样聪明能干的IT 人增加一倍,那么印度就能变得像美国一样繁荣。


然而,他们没有考虑到的是,作为IT精英的他们已经在猎身中和“另一半”印度人发生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论是照顾家庭的妇女,还是低工资的体力劳动者,又或者是佣人,这些看似不相关的人都在为精英们提供社会支持。




阶级、种姓和性别的不平等,使全社会的剩余价值被吸取到这个人数有限的精英群体中。


作者项飚希望通过本书和全球化的参与者对话,希望人们可以重新思考为什么能在全球范围内具备强大的竞争力。重新思考,是成功者的责任。这种意识上的转变才是未来逐步实现更加公平公正发展的先决条件。


如果你也是IT大军的一员,或者你也期待开启自己的海外工作,那么这本书将会带领你重新思考这个全球化的世界和全球化中的我们,助你为新的开始做更完善的准备。


参考来源:

  • 观察者
  • 知乎


更多资讯:


分享到:
最新评论 (0)
登录后即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