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坛
专栏
课程

隐匿在扑克牌桌背后的学问

StrokMitream 发布于 闲话操作系统 2020-02-04 19:32

全文结构如下:

 


 

决策,看似简单,无脑。

 

比如,你选择是否点开我这篇文章,就是一个简单的决策过程。是否从头到尾读完,也是决策。

 

因为此类的决策过程是如此的自然、毫无意识,以至于人们几乎不会对“决策”这件事做特别的训练。决策水平比较低,一旦遇到不熟悉的情况或者信息不充分的情况时,就会不知所措。

 

不过,决策也跟其他的能力一样,是可以训练的。

 

首先来谈一下在决策中的思维模式。

1. 概率思维

我们的现实生活,可不像计算机中的二进制,除了“0”就是“1”这两种状态 ,非黑即白。<br />我们的世界,除了黑白两个极端外,更多的是介于其中的灰色中间状态。

 

事实上,我们的世界是不可预知的,我们几乎不可能确切地知道某件事情将会如何发展。我们应尝试弄清楚这种不确定程度(概率),而非专注于如何才能确定。

 

另外,在实际的决策过程中,我们掌握的信息往往是有限的、不完整的。就拿打扑克来说,我们只清楚自己手上的牌,却并不知道对手的牌和他们的下一步的动作。

 

在这种场景下,又何来勇气说,按自己的策略一定能赢(确定性)呢!

 

一切皆是概率,世界的运行规律不过上帝投下的骰子!

2. 所有的决策都是对赌

我们所做的每一个决策,都是一个赌。每当我们做出一个选择,我们同时也拒绝了所有其他可能的选项。

 

比如,我们接受了一家公司的 offer ,那同时也就意味着我们放弃了所有其他潜在的工作机会,不再投简历,不再去准备其他公司的面试。

 

当然,我们做出这个选择,显然也是经过判断和考虑的。包括当前这份工作的短期薪资水平、福利待遇、职业成长等各个方面。这便是一个赌,包含了各个投注要素——选择、概率、风险。

 

我们认定我们做出的决策,给我们带来的回报(以金钱、时间、快乐、健康或者是决策时我们重视的东西来衡量),大于我们放弃的其他选项。

 

如何才能确定我们做出了最正确的决策呢? 如果另一种选择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快乐、满足或金钱呢 ? 我们无法确定。

 

由于一些我们无法左右的事情在影响着结果,我们想象的结果仅是一些尚未发生的可能性而已,这便是概率。

 

在决策时,我们只能根据我们已知和未知的情况(或者说是信念)来做判断。我们需要在一系列可能和不确定的结果中选出一种来赌上我们所珍视的东西(如快乐、满足感、金钱、时间、声誉等),这就是风险所在。

3.所有的决策都是基于信念

我们总是基于自己对世界的信念来下注。

 

我们认为这份工作更适合自己,更能发挥自己的能力,于是决定接受这份 offer 。反之,如果我们认为这份工作很差劲,不合适,那么拒绝 offer 也就在情理之中。

 

然而,有趣的是,人们的信念是以一种随意的方式形成的。<br />我们相信形形色色的所有事情都是基于我们听到的,但并未加以验证的一切说法。

 

事实证明,我们是以这种方式形成抽象信念的:<br />(1)我们听到一个说法;<br />(2)我们相信它是真的;<br />(3)后来,仅仅是偶尔,在我们有时间或意向的时候才会对它加以思考并验证,以确定其真实性。

 

就比如最近的“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事件。消息一出,双黄连很快卖断货了。<br />随后,相关专业媒体、平台相继发文辟谣,才发现好像是交了一波智商税。

 

本来,我们是应该先对听到的某个说法加以验证其真实性,然后来形成我们的信念的。可是,与很多非理性行为一样,信念的形成受到了向效率而非准确性进化的推动。

 

在人类的漫长进化史中,自然选择推动着我们信念形成向效率的方向进化。

 

举个栗子,当我们的先人在被告知“全身乌黑的蛇有剧毒,一旦被咬则无药可治”;那么,他们在碰到这种蛇的时候,就能提高防范。<br />而一旦质疑看到或听到的事物,则有可能葬身蛇腹。换句话来说,宁可谨慎过度也要确保安全至上。

 

更为致命的是,我们的信念是如此的顽固,以至于难以更新或去除错误的观念。

 

我们也许会认为自己是开明的,能够根据新的信息更新我们的信念。但研究结论却与此截然相反。我们并非调整信念以适应新的信息,而是习惯于改变对信息的理解以适应我们的信念。

 

对于新的信息,我们倾向于去关注寻找其中能肯定我们已有信念的方面,却极少去置疑这些证据的有效性。另外,我们还喜欢忽视或尽力诋毁与既有信念对立的信息。

 

简单来说,我们喜欢看到/听到和我们自身观点一致的说法,忽视反对意见。

 

这就是我们最真实的一面。

4.如何提高决策水平

总的来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多变的世界里,事物的发生发展都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我们的每一个决策背后都暗含着许多不确定性因素。

 

我们的决策行为,都是基于我们的信念。而信念这种东西,却有其天然的偏见——倾向于相信与已有观念一致的信息,忽略与其对立的信息。

 

那么我们该如何提高我们的决策水平呢 ?

 

可以从这几个方面来训练:

(1)在决策实战中学习

关注我们的每一次的决策过程,无论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不妨多分析复盘当时的决策思路。从经验中得到的证据越多,我们对信念和选择的不确定性就越少。

 

当然,拜决策中的各种不确定因素所赐,我们不能简单地从结果质量回溯,以判断我们的信念或决策质量。结果不会告诉我们哪些是我们的错,哪些不是。也不会告诉我们哪些是我们的功劳,哪些不是。

 

我们需要深入分析不确定性对我们造成的影响、我们所犯的错误是否有迹可循,以及导致这些错误的原因,以此为线索,从而帮助我们找出切实可行的策略来校准我们对结果的下注。

(2)借助团体的力量相互学习

在一个有着良好章程、规约的团体里面,个人难以摒弃或改正的顽固习惯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纠正。

 

个人的决策行为将受到团体里不同视角、不同身份背景成员的检视。每个人也可以审视其他成员的决策行为,弥补自己经验的不足。

 

我们生活中不也经常有各种报班学习、组团健身活动,从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种利用团队力量学习提高的办法。

 

总的来说,在别人的帮助下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3)多样性的合理观点

我们都倾向于接近与我们相似的人,毕竟,我们都喜欢听到能与我们产生共鸣的想法。

 

不过,事实上,这些与我们观点一致的意见,其实对我们没有多大帮助。因为同质化思维使得,他们对与他们相左的想法,格外地抵制和反对;而对于他们认可的观点,即使出现方法论上的问题,他们也会格外地宽容。

 

另外,我们个人能接触到的信息、能够亲身体验到的经历,以及能够考虑到的假设都受到自身的种种限制。而其他的多元化的观点,可以通过填补我们已知信息的空白来减少不完整信息造成的不确定,更加客观地看待这个世界。

 

趋于同质化是社会常态,而这正是我们所有人都会犯的错误。为了防止掉入同质化的陷阱,我们都应该积极吸收各种观点以及容纳反对意见,支持合理的多样性。

(4)以长远的眼光审视当下的决策

某项决策可能并不会对当下生活产生什么明显的影响,但是,日积月累下来,几年或是数十年后,影响可能才会凸显出来。可是,到那时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后悔了。

 

此外,研究表明最近发生的事情,仍然会对我们的情绪产生强烈的影响。而情绪的不稳又会影响我们的决策质量,并且我们尤其愿意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做出决策。

 

想象一下,你在一年前的某次打牌中输了 500 块钱,当时你恨不得立刻就要赢回来。而现在看来,你可能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冲动了。

 

一旦我们以长远的视角暂时脱离现在,我们就可以站在全局的高度来审视这些局部问题,而不会被短暂的失利扭曲了思维。

 

人生就像一场场牌局,我们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在“变”与“不确定”成为常态的当下,我们在信息不充分的条件下,如何做出最正确的决策,需要一定的智慧。

 

愿每个人都在人生长期的博弈中,出好每一张牌,成为胜者。

部分内容参考 安妮•杜克《对赌:信息不足时如何做出高明决策》

作者安妮•杜克,是认知心理学博士,同时也是传奇职业扑克手。至 2012 年退役时,她赢得了一条世界扑克系列赛金手链,以及 400 多万美元的比赛奖金。
退役后,安妮•杜克结合自己在职业扑克赛中的实践决策技能,继续从事认知和决策心理学方向的研究。是决策和风险领域广受欢迎的专业演讲家和决策战略家,曾担任美国银行、花旗集团等世界 500 强企业的决策咨询顾问。

近期文章:


除了这里,你还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我:
微信公众号『闲话操作系统』

『知乎专栏』:https://zhuanlan.zhihu.com/chattingOperatingSystem

『语雀』:https://www.yuque.com/chuanshuidishi/chattingos


分享到:
最新评论 (0)
登录后即可评论